新上路的傻子文手
主凹凸,安雷安,瑞金
all叶大发好!
万分感谢每一个支持我的小可爱们!(≧∇≦)
欢迎扩列:171820235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瑞金瑞】回忆录(2)

-有私设 创始神金
-有轻微【大概】OOC
-第一人称:金
-链接目前不会搞,上篇请戳头像
-求热度突破0……
【哇我废话好多……】

2.
“没有想到,我居然也就有和自己部下对抗的一天……”我对丹尼尔道,十分惆怅。两人站在废墟里,看着那些参赛者都躺在地上或是背靠背的休息,小声谈论着。
“这种情况谁也不会料到。”丹尼尔显然要自然得多。
“你把姐姐藏好了吧?”
“当然,我怎么会让她受伤呢?”
“想着也是,姐夫果然能干啊。”
“如果你能不这么孩子气,也会强大的。还有,那个参赛者格瑞,你准备怎么办?”
“当然是和他继续过下去啊。”
“但是,你的性格大变,你能保证他仍然爱着这样的你么?”
“你的话一半对,一半错。我是性情大变没错,但是,如果是从以前的冷漠变为现在的活泼呢?”
“!?”丹尼尔十分震惊,但很快又恢复到平时的优雅。
“没想到你也会变啊……”
“'也'?啊,的确是啊。以前的你也是那样啊。但是遇见姐姐后不就也改变了许多么?我和你情况差不多吧。但是还是有一点不同,我并不是'大变',只是变回去罢了。”说着,我向丹尼尔露出一个我的招牌笑容。
大大咧咧才是我的本性啊……在和格瑞相处的这一段时间里,我发现了被自己隐藏的“真相”。
什么性情冷漠,那不过是在看惯世间后的无聊,现在的我才是“完整”的我啊!
“和格瑞在一起我很快乐,也很充实,感觉自己是'真的活着真的存在'我找到了自己。我会一直和他在一起的,直到宇宙泯灭为止。”说这话的时候,金没有了以往的孩子气,而是郑重严肃。
“你不后悔就好,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做决定吧。那些剩下的参赛者们你打算怎么办?”丹尼尔其实也很看中格瑞。
“七神使灭亡,神职空出,目前神祗也少。”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那就按照实力排名前十的直接封神,个别不在前十的待考察能力后再封,其他的作为补偿,就赐作神使吧。”丹尼尔略微考虑后道。
“这些事情还是交给姐夫比较好啊,我只负责封神就好啦!”我笑笑。
“合着我是给你当苦力来了?”丹尼尔歪头。
“哎呀不要说得这么直白嘛。与公,我是你上司,与私,你是我姐夫,能者多劳啊对不对?”没错就是来抓你当苦力的。
“……”我能说不对么?
“好了你处理吧,我要去找格瑞咯。”说罢,我便去找格瑞了。
“哎,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我也想和秋过这样悠闲的日子啊……”丹尼尔不禁叹气。
我跑向独自一人在废墟外的一棵树下靠着休息的格瑞。格瑞头微微侧过,满脸疲惫,双目紧闭,神情似在忍耐痛苦,一手按在左腹,旁边的烈斩有些残缺,伤痕累累。
“格瑞你怎么了!?”我远远的就看见了格瑞的痛苦。
“……没什么。”格瑞不用睁眼也知道来者何人。
“格瑞你受伤了?!”我跪在格瑞身旁,掰开他按住腹部的手,打算查看伤势。格瑞已经没什么力气了,手也就轻易被抬起,近20厘米的伤口暴露在空气之中,血流不止。
“!!!”我十分震惊,实力强大的格瑞也会受那么严重的伤!
我二话不说,划开一个亚空间,像以前格瑞抱着他那样抱着格瑞走进了空间。
空间里不是想象中的一片荒芜,而是一片白玫瑰花海,天空有些阴暗,似是在暗示空间主人的内心慌乱,紧张与担忧。
我把格瑞放在一片空地上,小心翼翼地解开格瑞的上衣。入目的是无数伤痕,有长有短。
眼眶骤然湿润,眼前是一层薄雾,然后凝聚成泪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滴在格瑞强健的胸脯上。
格瑞因为疲惫,索性会在我的怀抱里闭上眼休息了,此刻胸前的清凉让他睁开了眼。
“别哭,我没事,都已就过去了。”格瑞抬起因乏力而感到沉重的手,抚上我的脸颊,抹去那滴泪水。
把那只手拿下,紧紧地攥在掌心,但我那相对娇小的手掌只能用双手才能包裹住格瑞的大手。
“嗯,嗯,都过去了,我先给你疗伤。”我打起精神,先把格瑞的伤势解决。
小手轻轻抚上伤口,一股柔和之力慢慢为格瑞疗伤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待到一分钟后,原本血流不止的伤口俨然只剩下一道粉色的新皮肤。
“格瑞,睡吧,没事了,我会在这里陪着你的。”说罢,我便在格瑞身边躺下,一只手搂住格瑞,与他一起休息。
就算是创始神,因为要控场和治疗的原因,神力也已经要消耗殆尽。
神力的恢复当然不像体力恢复那么简单,需要的时间自然要长一些。格瑞一天后便恢复体力醒来。
格瑞从来后也不知道出去的办法,也就只能等待我的苏醒。不过这个空间除了花海还有一些别的果树、河流和鱼,格瑞的饮食问题也可以暂时解决。
格瑞从来后,一天二十四小时,八小时睡眠,五小时练刀,三小时探索周围环境,三个小时找食材做饭吃饭,剩下五个小时全部用来看着我沉思。
直到第三天,我苏醒了。
我醒来的时候,格瑞刚好不在。
发动神力,整个空间的地形地貌便展现在我的脑海里。这片亚空间并不大,所以要找到格瑞也比较容易。
……格瑞正在河里……洗澡……
妈耶吓得我直接切断神力输出!脸瞬间红透!
“滴答”像是液体滴落的声音。
低头一看……一片红……
不不不,我要矜持!鼻血满地流啊!(>﹏<)~
啊!!!但是真的好诱人啊!强健的胸肌……不!我不能再形容了!我要矜持!总之很社情就对了!
我赶紧擦擦鼻血,乖乖坐好等着格瑞回来。低着头看美丽的大地母亲,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但是红到耳尖的脸还是出卖了我……
当格瑞一边走,过来一边用从元力空间拿出来的毛巾擦头发时就看见了乖巧的坐着的我……和我面前的一滩血迹……顿时愣住。
妈耶慌乱到智商下线!居然忘了地上还有血迹!智商你快回来啊啊啊啊!急到蚊香眼!%@□@%
格瑞仅作暂时的停顿,反应过来时赶忙跑过来扶起我,让我躺在他的怀里,问道:“金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什么伤了?怎么都吐出血来了!?”
我把头扭向另一边,不去看格瑞,以掩饰我的慌乱。
格瑞见我不想说,便自己动手,要解开我的衣服自己检查。
不不不,怎么好像更糟了?!
我轻轻推开那双正在解衣服的手,小声道:“没有……我没有受伤……”虽然消耗确实比较大。
“那你……”话说到一半,格瑞便想起来,我可是创始神啊,创造一个空间都是随随便便的事,整个空间的活动情况,我想查看,这不是小菜一碟么?估计就是看到了什么东西被刺激到了吧……比如他的【哔——】……【身体而已!而且只是美男出浴的背影而已!想歪的面壁思过去!】
“好吧,我明白了。”格瑞把我扶起来,两人面对面坐好,只不过我仍是低着头不敢看格瑞。
“我们说正事。金,如果可以,和我讲讲你的事情吧。”格瑞正言道。
“嗯……”格瑞也没有深究,我也不再尴尬。正事,我自然知道指的是哪件事。
我抬起头,和格瑞讲述了我从作为创始神感到无聊,从而决定去调查七神使的阴谋,还是连玩带享受的那种。我从最初的活泼,到因为做了创始神而淡漠,再到遇见了格瑞,真正的找回自己。我把一切都坦白了,包括我对他的爱意。
“格瑞……你会接受这样的我么?”一个对你抱有非分之想的我。我不敢看着他,再一次偏转视线。隐隐知道答案的我……不禁自嘲起来。
“……”格瑞默了没有说话。我没有看他,不知道他是什么神情。但是,果然啊……是我想的那样,格瑞不会接受这样的我的,明知道答案,却还要再来确认,让自己受一次伤。
“我当然接受。”
我惊愕地抬起头,望着他,看着那魅紫双瞳,认真的神态,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格……格瑞,你刚刚说什么?”
“我接受,我答应你了。我也喜欢你。只是碍于这场吃人的比赛,我才对你这么冷漠。”不,这个我敢肯定你是在安慰我,没参加凹凸大赛的时候你也是这么冷漠啊!啊不对……没准那时候还没喜欢我……emmmmm……逻辑混乱……
这个创始神很不靠谱啊……格瑞如实想到。
“总之,就是……我答应你了。就是这样。”在我惊愕的视线下再次说出这句话,格瑞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偏过头去,银白发丝挡住他的脸,耳尖隐隐泛红。
我终是反应过来,接下来的动作就是站起,大喊:“格瑞终于接受我啦!我爱格瑞!我要和他在一起!永·生!”霎时间,空间里刮起大风,把那白玫瑰的花瓣吹的漫天飞舞,似雪花一般飘扬,却少有花瓣吹到格瑞和我的身边
“笨蛋!你在喊什么!”格瑞“蹭”的站起来捂住我的嘴,不过我已经喊完了。 ╮(╯_╰)╭
“反正这里有没有别人,格瑞,我爱你。”我拿来那捂住我嘴的骨骼分明的大手,拥住格瑞,把头埋在他的胸前,感受那强健有力并且稍快的心跳。
“格瑞,你在紧张?”这是陈述句。
“……是。”格瑞如实交代。
格瑞脸红的样子真可爱。
鬼迷心窍,踮起脚尖,双臂环在格瑞颈后,微微用力,迫使他低下头来,双唇紧贴。虽说是我发动的,但占据主导地位的依旧是格瑞,唇枪舌战。
窒息的感觉迫使我们分开。“嗯……”总算是苦尽甘来,修成正果啊……想到如此,我落下泪来,咸咸的泪水滴在嘴角,被格瑞舔下。
“笨蛋,哭什么?这不是好事么?”格瑞笑着拍拍我的头,柔软的发丝被格瑞的掌心抚摸。
“格瑞……我们一定要一辈子都在一起!”我再次拥住他。他回应我,双手环住我的腰。
“嗯……一辈子,永不分开。”
爱情就是这样,一路披荆斩棘,最终苦尽甘来。对于我们来说。格瑞,现在的我,终于足以与你相配。
——END——
白玫瑰花语:我足以与你相配。

by洛惜

emmmm……求热度突破0……
这个故事实际上是我对于凹凸世界的结局猜测,但是金应该不会是创始神……emmmmm……算是个心血来潮,就写下来了,希望大家看得愉快!【鞠躬】

02 Oct 2017
 
评论
 
热度(13)
© 洛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