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路的傻子文手
主凹凸,安雷安,瑞金
all叶大发好!
万分感谢每一个支持我的小可爱们!(≧∇≦)
欢迎扩列:171820235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凹凸世界/半弹幕/雷安】今天你雷爸爸搞事了么? 『5』 【完】

——歌手雷×钢琴家安
——ooc预警
——综艺节目
——【】内为弹幕
—— 「1」 「2」 「3」  「4」

后台休息室

“喂,安迷修,你准备好了没?”雷狮懒散的靠在休息室的长沙发上。雷狮早已画好妆,暗紫配深蓝的演出服,金色锁链的装饰,一成不变的星星头巾,紫色眼影下是魅紫双瞳。左耳是一黄一蓝呈水滴状的耳坠。白皙胸膛露出,让人想入非非……

“当然,这还用得着你说?”安迷修微笑的看着直播屏幕。一袭黑色燕尾服,仿佛暗黑使者,却又宛如天神,右边棕色发丝撩到耳后,白色耳钉露出。那是一颗雕琢成雷神之锤模样的珍珠。

世纪广场是A市最大的广场,设备场地简直可以和*巢媲美,此刻却是人山人海。

但这点场面并不会吓住安迷修,毕竟,安迷修也是做过全球巡演的世界知名钢琴家。

“能请到安大钢琴家给我伴奏,真是三生有幸啊。”

“哪里哪里,在下也不过是一介小生罢了。”

“……”

“商业互吹愉快么雷狮?”

“意外的很无聊。”

“你是三岁么?”

“你的三倍。”

“……”雷狮你是怎么安全的活到今天的?

“当当”是敲门声。“进。”雷狮懒懒的喊了一句。

来者推门而入,是卡米尔。

“大哥,时间到了,该上场了。”

“嗯,走吧。”雷狮应了一声,安迷修也跟着雷狮离开了休息室,前往后台准备。

“快点快点,你怎么这么不紧不慢啊,也不知道是你开演唱会还是我开。”安迷修推着雷狮赶紧上升降台。

“急什么,主持人还没说完呢。你怎么跟个老妈子一样啊。”

“鬼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瞎操心。”

一旁的卡米尔:当我是空气???

台上

主持人:“想必大家来这里,都是为了见一见我们霸气的雷狮海盗团对不对!那么,接下来有情!我们的雷狮海盗团成员——雷狮、卡米尔、帕洛斯、佩利!”

舞台周围喷射出火光,四人随着升降台帅气降落在台上。四人帅气的pose引得无数少女的尖叫声瞬间爆炸。

【啊啊啊啊啊啊终于要开始了么!】
【不能去好气】
【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啊啊啊啊啊啊啊吹爆雷总】
【期待期待】

“我的船员们爱你们的头子么!”雷狮大喊一声,随后话筒朝向观众。

【病名为】
【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
【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啊啊啊啊啊啊】
“爱啊啊啊啊!!!”

“上了我的贼船!”雷狮再喊。

“就别想下去!”粉丝们异口同声。

“配合的很好嘛,看来我的船员们功课都做的很好啊。”

【爆……爆炸!】
【真的贼船啊】
【海盗船,又称贼船】
【前面神解释】
【我的天这么元气又霸气的雷总,好了,世间再无我】

“那么!话不多说!我们!开始!”雷狮再次大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低下一片尖叫。

架子鼓前奏响起,无数粉丝再次尖叫起来,帕洛斯的紧凑鼓点,佩利的激昂贝斯,卡米尔的电子混音【各种瞎呲,不要在意】,各种乐器的激情全部迸发,现场灯光闪烁,火花喷涌,一切都在疯狂。

【这是……《幽灵海盗》!】
【啊啊啊啊这个前奏!我社保】
【已经不会说话了】
【双手打字已表激动】
【一上来就这么激动,后面怕不是要昏喽】

安迷修就在后台,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感受那个和平常吊儿郎当的雷狮不一样的风格,此刻的他,是疯狂的,自由的,不被束缚的,像是一头雄狮,在大草原之上狂奔,适放自我。

“我就是我
没有任何枷锁
我要让你知道
试图锁住狂雷
是多么愚蠢不可救药”

歌词这样唱到,就像是在唱他的人生。安迷修这样想到。

但是……

台上

一曲终了,粉丝们意犹未尽,直嚷嚷着再来一首。

雷狮喝了一口工作人员递来的水后还回,道:“不急,还有大把青春时光可以浪,今晚保证让你们在我这贼船上玩尽兴!”

一首接着一首,接连唱了五首……

“说实话啊,在这里开演唱会,是我的一个小梦想,我要让全世界都听到我的歌声。现在,算是达成了。”雷狮道。

【雷总这梦想太简单了!目标应该是在世界舞台上开演唱会!】
【雷总还有这梦想啊】
【恭喜梦想成真】
【前面说的对!这舞台太小了!等着雷总的世界巡演!】

“那大梦想是什么啊?”离得近的一位女粉丝喊到。

“要说我的大梦想啊,其实也不能说是梦想,目标吧,也就在我很小,开始懂事的时候定下的。现在也快实现了。但至于是什么,这个我们一会再说。”雷狮买了个关子。

【哇塞还卖关子啊……】
【不行雷总太吊人胃口了】
【很小就有了啊……】
【想想一下幼年雷总】
【幼年雷总也是你雷总】

后台的安迷修看得心里一“咯噔”……

不会吧……

“接下来啊,再来五首,然后我们中场休息啊!”雷狮再喊一声,随后接过佩利的贝斯,这一首,边弹边唱 。

“这天际算什么
不过是一道浮云
乱世披风斩棘
步伐将震慑星空”

不羁尽展,现场的粉丝一片激动,不少粉丝早已因雷狮的霸气而昏厥。

又是五曲终了……

“好了,接下来就是二十分钟的中场休息,我们二十分钟后继续疯狂!”雷狮拜拜手,便和卡米尔等三人一起下台了。

“辛苦了。”安迷修迎上,并各递一瓶水。先是卡米尔,帕洛斯,佩利,最后才给走在最前面的雷狮。

“哎……”帕洛斯边摇头边暗暗感叹……

“帕洛斯,怎么了?”佩利大灌一口水后问道。

“蠢狗,闭嘴。”说罢,便牵着佩利离开去其他地方休息。卡米尔也拉低帽沿,当做别人看不到一样溜了,徒留这两人面面相觑。

雷狮只是静静的喝着水,不说话,而安迷修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雷狮等了半天也不见安迷修有什么动静,便道:“傻子你都没什么想表示的么?”

安迷修此刻只是在静静的想雷狮的那个目标,突然被雷狮问道,下意识的答到:“要我抽你?”

“……”“井”跃然面上。

“啧。”眉头一皱,拉回旁边在走神的安迷修的领结。

“雷狮你干嘛!”看着突然在面前放大的面孔,安迷修莫名觉得心跳很快。

“你在想什么。”魅紫盯着那双莹绿。

“没……没什么……”安迷修别过头去看别处。

“看来你还是没学乖。”雷狮微眯起眼。

一抹绯红爬上安迷修的脸颊……那次野外活动……就是因为安迷修没有听雷狮的而不小心划伤,然后……雷狮就……就……强……强……wen他……不过都被埃米剪掉就是了。

“我为什么要学乖,我又不是绵羊,难道还要我叫你一声'雷狮大人'不成?”安迷修斜眼看雷狮,不愿在气势上被压下去。

雷狮倒是认真思考了起来。“好像也不错。”

“看地上。”

“嗯?”虽然应了,但却没有看。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不按套路来呢?”

“我的套路就是睡服,来吧。”

“不不不我觉得二十分钟不够,你还是赶快上去吧。”

“放心,我肯定上去,不用你出力。”笑。

“……”这个人为什么没有被法海收了啊!

雷狮的化妆师适时迎上,为雷狮补妆,二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雷狮重新上场,只是这次多了一个人。

“接下来啊,给大家带来一首歌,与以往风格不同,这是我从大学就开始编曲填词,一直到现在,这词是首次发布吧,也算是完成我多年来的一个心愿吧 。”说罢,灯光便暗了下来,只有一道灯光照在雷狮身边,全场鸦雀无声,静静的等待着雷狮。

刹那间,一阵钢琴响起,温柔,舒缓,与上半场的风格形成强烈对比。

【这个曲风!!!】
【我雷也难得温油一回啊】
【难道是和食草动物呆一起久了就变了?笑哭】

“雨期街边漫步

转角遇见的你

只是一昧前行

从未注意到我

长年累月思念

却换不到真心

只是日思夜想

何时才能真情”

轻吟浅唱,伴随着悠扬的琴声,沉醉其中。

【妈诶……这歌讲述的是暗恋么……】
【妈诶……真不敢让雷总对号入座……】
【妈诶……惊了……】

“那个钢琴家,你看……”坐在前排的一个粉丝注意到了那个钢琴家,觉得十分熟悉,和旁边同来的同伴看向黑暗之中的钢琴伴奏。

“栗色头发,不会是……”

“绝对是,本来雷总也说了今天安哥要来嘛。”

“啊啊啊啊啊我的天我安哥好帅啊!”

“那是当然,那可是你安哥啊!”

“等等!你看雷总耳坠!”

“一黄一蓝,安哥应援色!”

“你再仔细看看安哥的右耳。”

“那白色的……雷神之锤!”

“哇哦~~~~~”

“这歌跟情歌一样啊……这是暗恋吧……雷总的目标……”

“哇哦……早生贵子啊……百年好合啊……”

直播里弹幕也炸了……

【 我的天啊啊啊啊啊啊雷总好帅啊啊啊啊啊啊 】
【 安哥好温柔啊…… 】
【 社会你雷哥,人狠风格多 】
【 我个雷安双吹爆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就算风格不同,你雷总还是你雷总 】

随着最后一声琴音落下,雷狮转过身去,缓慢的走向那名钢琴家,站定身旁。“这位伟大的钢琴家,请问,你愿意和我和合唱一曲么?”一手背后,一手伸出,微微弯腰,做邀请状。

随即,另一束灯光打向安迷修。黑色身影展露在众人面前,姣好面容不禁让许多雷吹都要转安吹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是安哥啊啊啊啊!”低下一群安吹升天。

弹幕里那些原本看不清晰钢琴伴奏是谁的也都瞬间爆炸。同时也有一群吹发现了两人的耳坠,顿时又是一通爆炸。

安迷修一手搭在雷狮手上,和雷狮走到了舞台中央。“大家好,我叫安迷修,是一名钢琴演奏家。很高兴有幸收到雷天王的邀请来担任演唱会的钢琴伴奏。不过,钢琴我在行,唱歌可就不行了啊,要是中途跑调,大家多多关照啊。”安迷修笑道。

【 没关系没关系!安哥能开腔我们就很高兴了!!! 】
【有生之年!!!!!】
【我这辈子的运气都用光了吧啊啊啊啊啊啊】
弹幕纷纷刷道,现场也都一阵欢呼声。

安迷修回到钢琴前,调整了一下话筒位置,雷狮站在钢琴边,灯光暗下,准备开始。

琴声悠扬,人在歌中,无我,忘我。

“多年彷徨最终开花
多年迷惘最终消散
回过头来才发现
你就站在我身后
静静地敞开胸怀
等待我的飞扑
等待我的言语”

真爱最终会开花,美好最终会永存。就像这两人一样,多年来,他们互相暗恋。这是互相谁也没想到的。

这一首歌是在雷狮察觉到安迷修的感情,就开始着手创作出来的。他并不急于挑明,而是慢慢狩猎,最终猎到的,就是安迷修的真心。

在安迷修得知被邀做钢琴伴奏时,雷狮也给了他这收曲子练习,而那时,正是安迷修参加《你敢来么》的前几天,但是两人都没想公开。而这次演唱会,正是一个公布的好机会,雷狮是这样想的,当然也就这样做了。

歌声落下,琴声停止。安迷修还未起身鞠躬,雷狮却已走近安迷修身边,突然,跪了下来!

【炸了!!!】
【疯了!!!】
【惊了!!!】

“雷狮你干什么!”安迷修惊呼,险些破音。弹幕也早就一片“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刷了,现场更是如此。

雷狮不知道从演出服的哪里,掏出了一个深蓝盒子。打开,一对蓝宝石戒指躺在其中。

“钻石太庸俗,我还是认为蓝宝石更适合你。”雷狮抬头笑望安迷修沉浸在惊愕之中久久不能回神的双眸。

【哈哈哈哈哈安哥楞了】
【尴尬得可怕】
【啊啊啊啊啊啊安哥快答应他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我喜欢的cp官方he了啊啊啊啊】
【雷总很新蜜蜂(new bee)】
【哇这个蓝宝石的成色,很少见吧】
【前面的那个陈独秀同学请坐下凳子上没有钉子】

雷狮也不焦急,就这么等着安迷修回神。大概两分钟后,粉丝的欢呼渐渐减弱了下来,安迷修也有了动作。

“给我的?”安迷修左右看看,又指着自己。

【安哥哥的智商掉地上了】
【智商突然摔得稀碎】
【安哥快快魂归兮来】
【完了安哥傻了】
【安哥被吓坏了哈哈哈哈哈】
【恋爱中的男人智商为负数,安哥就是很好的例子】

“看来你不能宠。”雷狮拿出那对蓝宝石对戒,道:“安迷修,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么?”

“我……不是……我……这太突然了!”安迷修突然很慌乱。

“突然什么,我都等了那么多年了,而且我还早就跟你说过了,好了,你同意了,我代你回答。”雷狮不由分说抓起安迷修骨节分明的左手,就带在修长的无名指上。

“你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在什么条件下给我说了!”

【突然吵架?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是什么令人窒息的操作哈哈哈哈哈】
【安哥的关注点好像不太对啊哈哈】
【让我们相约在同一个楼顶】

“昨天晚上。床上。”雷总威武。

【这个信息量!!!】
【真吃鸡】
【突然开车?】
【放我下去啊啊啊啊这个车速太快了啊啊啊啊】
【哇塞,吃干抹净了吧?】
【成年组就是吃鸡】
【为安哥点蜡】
【早生贵子(bushi】

“你在瞎说什么!”他昨天晚上明明是……呃……好像真的是和雷狮睡的……但是那都是因为排练太晚了,场地又正好离雷狮家近,他才和雷狮一起睡了。但是也不记得有给他说过这事啊!

“总之,从现在起,你彻彻底底是我雷狮的人了!”雷狮把另一枚戒指递给安迷修,让安迷修给他带上。一时间,安迷修看着雷狮手心里递来的那枚戒指,沉默了一会。

还是敌不过雷狮看着他的笃定眼神,叹了一口气,接过戒指,同样戴在了雷狮的左手无名指上。“我答应你了,雷大爷。”终是把自己托付出去了啊……

但这不是普通的谈婚论嫁之类的事,两人将仍是正常生活,只不过多了一点运动,多了一个照顾对象,多了一份关心,多了一个挑明关系要爱和爱自己一辈子的人罢了。而不是完全依附于对方。

雷狮笑着“哼”了一声,站起身子,牵着安迷修走到舞台中心,大声喊到:“从今天起,这个傻【哔——】就是你们的海盗夫人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海盗夫人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雷安官方he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爆炸啊啊啊啊啊啊】
【他们有那——————————么好啊啊啊啊啊】

“……”这种场面,安迷修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了,只能红着脸和雷狮站在台上,一切听从雷狮安排。

“接下来还有一首歌,将由我和安迷修为大家送上,各位请安静一点等待开始。”雷狮走回钢琴旁,把话筒取下,递给了安迷修,灯光再次暗下,等待伴奏开始。

歌曲回归海盗团风格,激昂的曲调,闪烁的灯光,粉丝的尖叫,一切都充满爆发力。

“What the hell unyielding in your souls
我不在意你们不屈的灵魂是有多逆天
We’ll sit and watch your newbie show
请开始你们的表演
Power’s everything you’d better know
你们最好记住实力代表一切
Cause we are the heroes of this world
因为我们才是这个世界的英雄 ”

两人轮唱,最后一句雷狮结尾,一个升调,直接飙起了高音。安迷修酥软和声,一切都被推上高潮。

现场气势仿佛要把体育场那本来就是大部分露天剩下的那一点顶棚也要掀起来。

漂亮的收音,雷狮不住喘息,和安迷修对望,他们在对方的眼中,看到的都是欣喜,兴奋,以及,爱。

“以上便是今天演唱会的全部内容,感谢各位粉丝的到来,你们也都赶快放过我让我回去和你们嫂子亲热亲热哈。”雷狮脸不红,心不跳得说罢,便拉着耳尖早已红透的安迷修下了台。台下一片“诶!!!”和“啊!!!”

把摊子留给了主持人和卡米尔来处理,雷狮和安迷修便飞快的卸了装,换了衣服,快速从后门出去了,雷狮找到了他让管家开来的车,便和安迷修离开了体育场。

“喂喂喂,你跑那么快干什么啊,演唱会还没结束你就跑,你要干什么啊!”安迷修到现在还有些喘。

“嗯。”

“啊?什么意思?”

“你叫什么。”

“什么?我叫安迷修啊雷狮你傻了吧?”

“我看是你傻了。”雷狮开车,连头都不带回的,只是从后视镜看着安迷修一脸迷茫的搞笑样子 。

车子在马路上疾驰。“这是要去哪啊?”安迷修问道。

“回家干什么。”雷狮答到。

“雷狮,你没发烧吧?回家干什么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么?要不然你带我去干嘛啊!”

“不干嘛,干什么。”

“……雷狮,再见。没法交流了。你回火星吧,我不会留你的。”

“到了。”就闲扯一会的功夫,两人便到了雷狮家。

两人先弄了点吃的垫了垫肚子,然后雷狮就又开始猥琐了。

“其实雷狮你不知道,我还是个心理咨询师,你有什么心里疾病,可以尽管跟我说。”安迷修语重心长。

“安迷修我cnm。”这一句话安迷修终于听懂了,虽然说不是什么良好信息。

雷狮拉起安迷修直接按在墙上,雷狮的面容在安迷修的瞳孔内急剧放大。

“唔唔唔!”亲,上了……

“嘶!诶日里是属厚的么!【雷狮你是属狗的么】”

雷狮松开了安迷修,神情难得的温柔了一点,看着那双祖母绿。“终于……在一起了啊……”

安迷修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笑道:“我又何尝不是这样?”

是的,一切挑明,性福归来。

——END——

by:洛惜

有没有感觉促不防及?突然刹车,奈何我不会写车【仰望天空】。这是我目前写过最长的一篇了,但也只能算是短篇了,长篇跟你写不下去啊……就这篇我都写了两个星期,篇幅绝对有保证。
至于“干什么”“你叫什么”之类的大家就自行理解吧……
啊对了,最后的歌词出自《亡命之徒》

25 Mar 2018
 
评论(8)
 
热度(140)
© 洛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