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路的傻子文手
主凹凸,安雷安,瑞金
all叶大发好!
万分感谢每一个支持我的小可爱们!(≧∇≦)
欢迎扩列:171820235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凹凸世界/雷安/微瑞金】今天你雷爸爸被安迷修抓住了么?

——300lof点文
——献给小可爱 @Hypocrisy°
——32岁条子安X26岁怪盗雷

“雷狮,你给我站住!”安迷修在楼梯间和雷狮展开了一场追逐战。

“安大警官你脑子泡硫酸了吧?我站住别动让你干么?”雷狮回望被他甩在三层楼下安迷修笑道。

“这臭小子体力怎么这么好啊我去,跑了三十八层都不带喘的么?!”安迷修暗想。两人差距越来越大,逐渐雷狮便消失在安迷修的视野之内。

不要问我其他警官去哪了,只能说他们都还在楼底下睡得和婴儿一样,安迷修也中招了,只是警惕性比较高,没有完全中招。雷狮又断了电,于是两人就来这里锻炼身体了。

雷狮大概是有方法不费力直接到达顶层的,但是这样可能更能获得耍安迷修的乐趣吧。

雷狮到达六十层顶层时,并没有急着溜,而是耐心的等着这位老人家。

【安迷修:喂喂喂过分了啊,我才32,正值青春大好时光,你哪只眼睛聋了看我是老人家啊?嗯?】

“雷……”待安迷修气喘吁吁地到达顶层时,还没跨过天台门,便被雷狮设的小陷阱跘在了门口,后果就是安迷修那令万千女性着迷的面容与大地母亲【不对,是天台地板叔叔】来一个亲切的拥抱。

“雷狮我cnm……”安迷修用颤抖的手臂支撑起身躯站了起来,额头左上角一个紫红大包格外显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安大警官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雷狮捂着肚子逐渐笑趴在地上,十分令人担忧他会不会就这样笑断气。

“笑笑笑,怎么不笑死你呢……”安迷修笑声呢喃道。

“哈哈哈哈本大爷才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死掉呢,本大爷啊……”雷狮的听力特别好。站在天台边的雷狮逐渐走进安迷修。

雷狮的面容在安迷修的瞳孔中逐渐放大。最终两人的距离停在约十厘米处。

“这人怎么比我还高……”安迷修暗想。虽然对雷狮的身高早有预计,但真的靠近观察,这身高比他们预计的高了很多啊!

安迷修扬起头,尽量让自己显得高一些,就差垫脚尖了。

“安警官,我还在等你抓住我啊……”邪魅笑容浮上面庞。

“双眸是绿色的?”雷狮背着月光而站,让安迷修看不太真切,但高素质的训练让安迷修还还是可以判断颜色的。

“那你现在就可以跟我回去了。”安迷修迅速抓起雷狮的右手,手铐以迅雷不及掩耳响叮当之势拷在其上,另一边迅速拷在自己左手上。

“哦?是么?”雷狮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手铐又看看安迷修。

“可惜还不是时候啊。”只见雷狮直接走到天台边缘,原本被拷住的右手早已挣脱,手铐中留下了个假肢。

“啧,就知道困不住你。”安迷修抬手看了看那个假肢。做得还挺像。

“要走赶快走。”安迷修也看得跟雷狮废话,直接摆摆手表示嫌弃,让雷狮赶快走。

“安警官,你直接这样放走一个你追了三年的怪盗真的好么?”雷狮回头笑笑。

“不用你管。也用不着把自己说得那么好听,不过是个贼罢了。”安迷修扭过头去。

“你有见过那么帅的贼?不过我要走喽,下次我们中央美术馆再见啊。”架起滑翔翼,看好风向,直坠而下,后而有见雷狮飞了上来,向远端飞去 。

安迷修默默的向腰间抹去,但是并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我的枪呢?!

这时,雷狮突然回过头来大声叫到:“安警官,下次记得枪套要上锁啊!”雷狮手里拿了个什么东西在把玩,正是安迷修的枪。

刚才雷狮靠近时摸走了自己的枪!

“别告诉我一个锁就能难住你……“井”字跃然额上,上扬的嘴角不住抽搐。

随后枪便被扔回了天台,雷狮也迅速飞到高大建筑物后,消失在安迷修的射程内。

“切……”安迷修走上前去捡起被扔在地上的枪,枪内是一张纸条。上面写到:安迷修你个笨蛋。

“这个臭小子……”“井”字更显眼了……纸条也被握皱了……

但是良好的素质驱使他重新展平纸条,看看有没有什么端倪。

“嗯?这是什么?”那行字下,又有一行什么字,看不太清,有些发光。

安迷修举起纸条,让纸条对着月光,那行字清晰了起来。是“但是本大爷喜欢。”

这是那家伙第几次这样给自己写这种东西了?耍我很有意思么?

神奇的力量驱使他没有撕碎纸条,而是细心地折叠起来,放进了口袋里,转身。回到楼梯间,关上天台门,下楼。

进入楼梯间,已经不再是应急灯,电力已经被醒来的警官恢复,电梯也恢复正常,于是安迷修便乘电梯下了一楼。

安迷修拖着疲惫的步伐,在众警官中穿梭,找到一个沙发便瘫了下来。

“安哥,怎么样了?”眼尖的金发现了安迷修的身影,从格瑞那边跑了过来。

“还是被耍了……”安迷修一只胳膊搭在头上,疲惫不堪。

“安哥你这不是被耍了,这是弓虽女干了吧?”金手捏下巴,眯起眼审视着安迷修。

“咳咳咳咳!”突然被自己的唾液呛住的安迷修差点没趴地上。

“跟谁学的?”恰好听见的格瑞从后面抬手就往金头上招呼。

“哎哟,都是凯莉那么说的,弓虽女干什么意思啊?凯莉就说是弓虽女干后很累,就像安哥这样。”金捂住自己可怜的小脑袋,可怜兮兮的看着格瑞。

不是弓虽女干,而是 被 弓虽女干才对吧。但是我为什么要反复强调弓虽女干呢?好奇怪。格瑞如是想到。

“以后少跟她说话。”格瑞面无表情。

“诶?为什么啊?我觉得凯莉很好啊。”

“总之少接触就对了。”因为她会毁了你的天使形象。

“咳咳咳,金,咳,你以后咳咳,还是少靠近凯莉咳咳咳为好。那个人太不着调了咳咳咳咳。”

“好吧……”

“言归正传,雷狮有没有留下预告?”格瑞看向安迷修。

“嗯,回去再说吧。毕竟怕隔墙有耳。”安迷修也严肃起来。

一行警队就这么低调的清场,低调的被耍,再低调的打道回府。

警车上

格瑞和金做在最后一排,金小声在格瑞耳旁问道:“诶格瑞,弓虽女干到底什么意思啊?”好家伙,金还没放弃呢。

前排一名男警官无意听到,表示十分惊悚。

“……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万年冰山出现了一丝裂缝。

另一辆警车上,安迷修早就瘫睡在艾比埃米警官身边了,直到下车才被艾比喊起来。

安迷修作为为捉拿雷狮而专门成立的专案组的组长,开完会议,早已凌晨。这种工作已经差不多成为一种日常了,安迷修每次开完深夜会议直接就在警厅的浴室里洗个澡,拿出自己的备用衣服,然后就在自己的办公里支好折叠床,一觉睡到天亮。

“雨期街边漫步
转角遇见的你
只是一昧前行
从未注意到我
长年累月思念
却换不到真心
只是日思夜想
何时才能真情 ”

熟悉的闹钟曲调叫醒了安迷修。这首歌的演唱者叫雷狮,和那个怪盗同名。本来安迷修是打算在网上搜一搜有什么可以用的资料时,搜索“雷狮”却蹦出来了一个偶像歌手雷狮的歌单,魔力驱使他点开了这首《迷情潋滟》,然后他就对这首歌一见钟情。

听过雷狮的其他歌才知道,这首歌是他所有歌曲里唯一一首温柔风格的曲子。

雷狮不属于任何经纪公司,所有一切的策划都是由他个人的团队完成的,叫雷狮海盗团,风格就是摇滚,那首《迷情潋滟》和这些曲子格格不入。

安迷修睁开眼睛在床上反应了一分钟,才慢慢爬下来收拾。

一切准备完毕,回到办公桌前,打开电脑,点开文件夹,点开名为“雷狮资料”的word文件。

“雷狮
年龄:20岁左右
性别:男
犯罪类型:盗窃
备注:精通变声,化妆术,专门盗窃各大美术馆的名画,但最后却会归还。作案前会发出预告……”

“啧……”安迷修下划,在备注的“爱耍弄人。”后面添上“尤其针对安迷修警官”……默了默,却又删去,关闭了文档……

“啊……”后仰倒在靠背椅上,无语望天花板,叹息。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抓住他啊……还有……啊啊啊怎么又想起来那张纸条了……他那是……喜欢我?耍我的吧!怎么可能喜欢啊……

——END——

by:洛惜

草草的赶完了……中招前要暂时封笔,抱歉了各位!
再次感谢支持我的各位小可爱!!!

09 Apr 2018
 
评论(5)
 
热度(52)
© 洛惜 | Powered by LOFTER